剧版致青春结局和小说会一样吗_

  电视剧《致青春》已经犹如坐上了喷气机一般飞快播出了,所有现在的观众基本都是冲着结局去看的,连缅怀前面剧情的时间都没有。

剧版致青春结局和小说会一样吗?

  郑微怀着对林静的爱意考入大学,却发现林静不告而别,匆匆出国留学,随后意外爱上了学长陈孝正,刻板敏感自尊的陈孝正却在毕业之际又选择了出国留学。几年后,林静和陈孝正先后归来再次走进郑微的生活。小说里郑微最后和林静在一起了,生了个孩子,剧版《致青春》应该和原著小说一样,不过剧中陈孝正的戏份或多一些。

  小说结局阅读:

  婚宴酒店所属的夜总会包房里,客人已经陆续离开了大半。林静说,不愿意在洞房花烛夜面对闹洞房的人离去后的一片狼藉,所以他在酒店预定了两间大的包房,意犹未尽的客人都可以来,爱怎么喝就怎么喝,爱怎么闹就怎么闹。

  喧哗热闹了一晚上,夜深了,剩下的都是好朋友。

  半醉后一直歪在沙发上的朱小北这个时候忽然又打开了一听啤酒,半举在虚空,喃喃说:“敬阮阮。”

  她周围的几个人很久没有说话,老张第一个附和,举杯说了同样的一句话,大家都喝得差不多,谁也听不出谁的哽咽。

  只有郑微放肆地哭了,林静劝也劝不住。

  阮阮,我嫁人了,我很幸福,如果你在天有灵,是不是也会像我一样喜极而泣?

  黎维娟皱着眉说:“新娘子在好日子里不要哭。”

  郑微不在乎,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二次掉眼泪。前一次是婚宴刚开始的时候,她接到孙阿姨――应该说是她婆婆的电话,当时她听到电话那端熟悉的声音,一句“妈”怎么也喊不出口。

  郑微还记得上个星期她随林静回南昌,林静先跟她去见过了她的父母,接着把又她带到了他自己家。郑微没有预期过会顺利度过他妈妈这一关,然而孙阿姨面对她时,那完全无视她的神情还是让她十分难过。阿姨过去是那么疼她,她在林家的时候,满桌都是她爱吃的菜。

  该说的话林静都已经说过了,孙阿姨始终一言不发,最后林静跟他妈妈进了厨房,郑微不知道他们母子俩后来说了什么,总之没过几分钟,林静面无表情地走出来,拉起她的手就往门外走。

  她问发生了什么事,林静说,什么事都没有,可是他脸上清晰可见的指痕却骗不了人,她还没问他疼不疼,他反倒安慰她,要她别担心,没有解决不了的事。

  孙阿姨果然没有出现在G市的婚礼上,郑微决定了要嫁给林静,谁也无法改变,然而如果得不到他妈妈的祝福,多么遗憾。

  那通意料之外的电话虽然只有寥寥几句话,孙阿姨说,今晚敬酒的人多,别让林静喝醉了,你也是,小时候就毛毛躁躁的,现在都做人媳妇了,总要像个样子。

  郑微当时一边点头一边掉眼泪,话虽然没有一句好听的,但是老人家爱面子,他妈妈肯做到这一步,已是最大的退让,她很知足。

  “看看你的妆,都糊成什么样子?”黎维娟还在喋喋不休,郑微哭了又笑,既然已经没有形象,那么索性豁出去了,她单脚踩在软榻上,大声招呼着身边的人举杯。老张和程铮他们已经使了一晚上的坏,变着法子捉弄两个不能反抗的新人,周子翼却拉着林静坐在角落里,又是拍肩膀又是低声细语说个不停,明显地乘机套交情。她非要把这些人统统喝倒,大家不醉不归。

  孙阿姨叮嘱郑微别让林静喝醉了,结果林静没醉,她却醉得东倒西歪。散场的时候,何绿芽忽然想起似的偷偷把一个包得严实的盒子塞到郑微手里,吞吞吐吐地说:“这是那个,那个谁让我给你的,还没开始敬酒的时候他就走了。”

  郑微愣了一下,原本醉后无力的手一不留神,盒子掉落在地,大理石的地板,一声脆响。她蹲了下来,不管不顾地撕着盒子上的胶带,打开盖子,里面是一个已经摔得七零八落的模型,依稀看得出是一栋小屋的样子。

  她保持着打开盒子的那个姿势,一动不动,良久,林静轻轻拉了她一把,“没事,喜欢的话,还是可以找人拼凑回来的。”

  郑微小心地把盒子盖上,顺着林静的力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“不用了,也许我摔之前它就坏了。”她凑到林静跟前,贼兮兮地朝他笑。

  “又干什么?”林静故意皱着眉。

  郑微蹭着他,就像撒娇时的鼠宝。

  “你锁在床边第二层抽屉里的那本书什么时候还我?”

  林静还来不及回答,热闹的大厅里忽然传来了DJ激|情澎湃的声音和众人的欢呼。

  原来十二点已过,一年中最缠绵的一天到来。

  如歌所唱,喜悦出于巧合,眼泪何必固执。

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